良城生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5头头是道,置莲怀袖中,良城生,万卷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“公子!公子你开开门啊!您已经不进水米足足五日了!您就把门打开,吃些东西吧,再这样下去,您非把身子熬垮不可啊!您说说,不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,您有这样的才能与家世,要什么女人没有啊,何苦要在一棵树上吊死……”

“闭嘴!你有什么资格置喙她?!赶紧滚!否则我拔了你舌头!”

久久闭门不出的男人终于有了动静,一声怒斥冲出门扉,吓得门外侍官险些将手中的碗碟打碎。

侍官如芒在背,不敢多言,可又无法交差,只好在廊下逡巡,少顷,一鹤发童颜的老者沉着脸朝此处走来,侍官见了,忙毕恭毕敬地拜见。

老者的须髯因嘴唇抽搐而颤抖,他抬头看了一眼门上写着“月恒居”的红木匾额,沟壑丛生的脸上看不出喜怒,只在沉默良久后说了这么一句:

“去请二郎真君。”

……

辰时一刻,真君神殿,西南角的园子前日夜里才定了名,叫——无岁不逢春。大门上的匾额髹朱漆,贴金箔,崭新富丽,门前有一汪活水形成河流,上飞拱桥一座,进门后穿过亭榭楼台,游廊曲折道途难寻,园路荫凉遮蔽日辉,但在不分四季的天庭也无太大作用,只作景致观赏而已,园子里的侍女侍官皆已早早起身劳作,见到来人纷纷放下手上的活计行礼。

珠串被行走的动作带起,摇摆、轻晃,叮当作响,清脆如篁竹碰撞。

主人居——绸缪院。

李壮正满头大汗地在房门前盘桓,待看到杨戬时,悬在嗓子眼儿的心终于窜到了天灵盖,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下石阶,心道玉帝老儿今日废话怎么变少了,才过辰时便放他们下了朝,沉香还在里面呼呼大睡呢,她该怎么跟这活阎王解释?

杨戬对此心知肚明,也没为难她,只是绕过她一路往前,步伐稳健地靠近屋室,淡问道:“还未起?”

李壮干笑了两声,道:“小孩子觉大,不像咱们老年人觉少,几个月不合眼都生龙活虎的,你稍微体谅体谅吧,他昨儿个可被您那份课目时程录吓得不轻,哭到半夜才睡着。”

“若他明日再犯懒赖床,你便直接把他提到我面前,莫要再轻纵,否则唯你是问。”杨戬不吃这套,直截了当道。

李壮连连点头,心却逐渐安定下来,甚至有莫名其妙的平衡感,原来他对自己亲外甥也如此苛刻,舒服了,以后尽量少骂他吧,这年头一视同仁连自家孩子也一棒子敲死的上司可不多见了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小甜饼(NP H)

桃之夭夭

【伪骨科】逆水行舟

稹渡

戒瘾

码字咸鱼

Pa rA D i sE

午夜诗人

(穿书)女配的偏执白月光

躺在床上的胖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