咬合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6,疼痛免疫,咬合门,万卷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·阵痛

“陈祝年不是共犯,他拦我,被我砍掉了一颗手指。”

我被无罪释放那天,警察学着小初的模样这样同我讲。

那天是元宵节,她生日。小初从来都不爱吃汤圆的,她第一次就告诉我吃下去的时候黏黏糊糊粘嗓子太恶心。她没嗅觉味觉,我想了一下,大概就像吞咽一口未成形的黏着剂,按她的讲话方式来说,我是在给她上酷刑。

我低头走在大桥边,一步迈一个砖块的间距,每步都说一句对不起。

后来就吃饺子,但一定要吃速冻的,四个,多一个少一个都不行。一开始她抗议,我说自己和的馅健康,吃到嘴里的感觉都一样。她说其实是我包的太丑了,速冻的好看。

那天之后,我总觉得房子里没有生气儿,可小初的房间从来都是空荡荡的,她早就在我的生活里消失过很多次了。在我第一个租的房子里,她那间永远是日日打扫干净的,那时候总觉得有希望,或许第二天醒来就能有小初的消息,我靠盼头活着。

后来她去外面读书,我拜托房东照顾她,搁置不下的时候也连夜去看过她。那时候家里的房间没住着她,可我总觉得她在我身边,像树苗一样,日日拔节着长大。

眼下什么也没有了。法院的判决是前阵子下来的,小初因犯故意杀人罪而判处死刑,今天执行枪决。站在江边的时候我看两畔冒芽的柳树,原来不知不觉的,我也从那么冷的日子熬到杏花开的时候了。

小初那本不该承受的六年是怎么熬过来的?

就算没办法感知疼痛,心也同样会流泪吧。

一瞬的失重过后,水从四面八方涌进我的耳朵,鼻腔。人类下意识求生而挣扎的本能让我想要上浮。我逐渐忘记湿漉感,闭上眼后,黑寂的孤独里,脑海中浮现小初的脸。

原来死亡才是这世上最不值一提的。

全文完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过度反应

阿司匹林

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

初云之初

凤于九天17 一触即发

未知

囡囡

斯嘉丽奥哈拉啦辣

地理学家

since feeling is first

双世宠妻:真假夫君之诡情(高H)

鱼子